揉揉

人鱼与少年(2)

永井圭最近到海面上的次数越来越多,最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只有几岁的小鬼,那实在是很有趣:面对自己不了解的生物表现的如此从容还能够与其沟通,这是永井圭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过,可不能因为其中一个人类的表现就对这个群体随随便便下定义。

尽管他第二次冒险来到了陆地上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类打算捕捉自己,但是谁知道下一个遇到他的人类会不会把这里有人鱼的事情告知给别人呢?

“所以你就打算靠你这小身板独自生活?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事了,你总不会一个亲人都没有吧?!”他现在算是对这个小孩放松了一点警戒心,尽管两人的初次相遇并不怎么快乐,但是对于亲近自己的海斗,还有他那唯恐自己离开的挽留的略有些谄媚的模样,倒也是挺受用的。

他本来就是单纯想要了解一下陆上生物的知识,虽然未必能用得上,但终究好过什么也不知道。海斗只是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疑惑和伤感:“我不清楚…”永井圭不禁有些无奈,先别说通过这个小孩来了解陆地上所发生的事情,这个小孩儿连他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又根据惯例问了海斗一些问题,他又重新陷入了疑惑之中。

这个并不妨碍永井圭对于海斗表达友好,暂且算是友好的行为吧,他总是会在过来寻找海斗的时候顺手抓几条鱼,就当是给海斗的一些甜头,引得海斗以后主动找自己而不离,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看到这面黄肌瘦的小孩活活饿死,以后他无聊上来的时候也没得个信得过的人说话。

他内心一边盘算着,鱼尾在水面上略显激动的左右摇摆,海斗一早看到永井圭这和平时有些出入的模样,心生忧虑,内心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慌。

他之前不懂事不知道人鱼的厉害,后来听附近的老人闲聊时经常提起人鱼是很凶猛的生物,不仅会拖人下海去吃,还经常无故袭击渔船,现在一看到永井圭略显反常的样子心中便总是回荡着老人们闲聊的话语,海斗怯生生地问道:“圭怎么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是心情不好吗?”永井瞥了他一眼,这家伙怎么总是问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忽然玩心大起,想要逗弄他,“是呀,每当人鱼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想要吃些东西排解郁闷。”

“那么是吃什么才能开心起来?”

永井圭露出了糊弄家里鱼时的标准笑容,一把抓住幼童细嫩的手臂,眯起眼睛,语气认真的说,“当然是吃人类中的小孩。”




人鱼与少年(1)

就像是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看到那个人自己的胃就会感到强烈的不舒服……
这是他看到海时的第一感觉。
是的,尽管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圭却感受到了隐隐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和恐惧,似乎是身体早一步的开始了病变,将自己的无所适应表现了出来。
他的额角因为胃部的疼痛和恶心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咽到一样,导致他无法把自己的唾沫好好地从自己喉咙咽下。他的心是如此的混乱,胸膛中那个器官有力地撞击着身前的肋骨,好像想要用力挣脱出这具躯体一样。
而此时海歪着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海滩上黑发的人鱼,手里还拿着捕鱼的鱼叉,而他身后是一条黑色环绕着自己如同刀锋一样的鱼鳞,向上翘起的鳞片尖端在阳光闪烁,而沉在水里的一部分鱼尾像是巨大的荆棘阴影。
海斗原本只是想要开始自己捕鱼,毕竟在他父亲被抓走之前他基本不用考虑如何生活,可是在他目睹了自己父亲被一群人哄拥着,自己回到那空荡荡的屋子里,腹部干瘪时引发的焦灼感提醒他,他才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困境:
他没有生活来源,再也没有人会给他提供食物,他只能依靠自己来活下去。当他走到镇上时,几乎所有人都用看恶心污垢的眼神看着他,还有一些人眼里饱含着同情,但是他们也只会是在那里看着海斗而已。
只是感情上的同情并不能帮助他走出困境,而能实际行动的只有他自己。当他来到岸边拿着那些生了铁锈的鱼叉,打算坐上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渔船去捕鱼时,看到了水下巨大的黑色鱼尾,正当他拿着鱼叉奋力向鱼尾刺去时,鱼叉似撞到了坚硬的岩石般断裂,再抬眼只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怒视着他。
永井圭今天只是感到无聊,上来看一看陆上生物的居住环境而已,毕竟在海里的生活实在是太过无趣,日复一日看着海里万年不变的景象实在是厌烦,总是被警告小心人类的他没达到能够单身一鱼来到海面上的年龄,但是,管他的!他可不认为那些人类可以凭借破烂的小渔船和那个玩具一样的武器抓住任何一条人鱼。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这个看起来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人类给吓到了。他靠近这个人类,仔细观察这个小孩的样子,对于自己害怕这样子的弱小生物感到可笑。
“如果你是打算用那个破破烂烂的叉子来抓住我,那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永井圭侧躺在海滩上,一只手撑着头,眯起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我从不知道有人可以凭借着生锈的鱼叉捕获人鱼,尤其是像你这么小的小孩子。”海斗才反应过来,“你是人鱼?”
“没错,我就是……”
“好帅喔!你的尾巴到底是怎么变成石头的?还有你居然会说人话,好神奇!鱼居然会说人话耶”
“……”
看到面前滔滔不绝从嘴里吐露出话语的人,永井圭感觉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地方会变得很艰难。